?
保护秦岭大家园|秦岭野生动物与生态系统保护调查之四:生态系统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9-07-10     浏览次数: 次    

  “须知一个关键物种的灭绝可能破坏当地食物链,造成生态系统不稳定,并可能最终导致整个生态系统崩解。这绝非危言耸听——一个物种消失引起的连锁反应,伴随着至少25个物种将受到极大影响。”

  5月17日,在周至县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部的监督下,相关部门依法按程序,对2016年至今在陕南区域联合执法收缴的非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尸体及制品进行填埋处理。

  2016年以来,周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联合周至县公安局、周至县人民检察院、宁陕、佛坪等地森林公安组织开展了多次打击非法猎捕、杀害野生动物专项行动,执法部门依法收缴了一部分野生动物尸体及制品。由于野生动物尸体及制品易腐烂、不宜长期保存,须依照法定程序进行无害化处理。

  “盗猎者着实可憎。”现场一名检察官说,今年4月,周至公安机关在侦办一起涉抢案件时发现,犯罪嫌疑人崔某家中有疑似野生保护动物的尸体及肢体。案件迅速被侦破。经查,犯罪嫌疑人崔某违反国家法律,在国有林区内私设电网用于猎捕野生动物麂子、野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规定: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崔某在禁猎区使用禁用工具、方法狩猎的行为涉嫌非法狩猎罪,他为此受到法律制裁。

  上一起影响恶劣的事件还是在2008年8月,一队驴友在秦岭陈家河至老君岭段海拔2000米以上的深山里,偶然发现人为设置高压电线电杀野生动物的现场,向导根据黄麂子毛发的新鲜程度判断,麂子是在前一天夜间被电击死亡的,偷猎者还没来得及将它取走。后经公安机关侦办,偷猎者夜间在山下河道里用发电机发电,3000伏电流沿偷拉的电线直达山上,野生动物一触即死。

  2017年3月12日,陕西高速集团西汉分公司秦岭路政中队接到电话,过路司机称秦岭二号隧道出口发现一只麂子被撞伤。为避免过往车辆对省重点保护动物麂子造成再次伤害,路政、交警部门立即赴现场管制交通,将受伤的麂子送到林业部门救助后放归山林。

  近十年,西安市有关单位、群众先后发现并救助的受伤野生动物有獾猪、麂子、雀鹰、豹猫、金雕等十几种,其中不乏珍稀濒危物种。

  2015年5月8日,周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巡护队员发现一只大熊猫蜷缩躲在一个石坎底下,疑似因争偶受伤。经查看伤势较重,巡护队员向保护区报告后等待专人救援。次日,陕西省珍稀野生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派出2名兽医前往保护区,由于下雨导致路途艰难,2名兽医10日才抵达受伤大熊猫所在地。

  抢救中心兽医潘广林说,赶到现场后实施了麻醉,工作人员用担架把它抬到一块开阔地,检查发现背部伤口已经化脓,有蛆虫生长,就给它清创、上药、包扎。根据大熊猫体况,又在现场挂起吊瓶,为它输入液体能量。

  雨一直下,由于担心大熊猫伤口沾水再度感染,救助小组成员为它搭了简易帐篷,一直守在受伤大熊猫身边。晚上8点40分左右,大熊猫从麻醉中苏醒,慢慢起身并离开。后来跟踪监测发现,这只大熊猫次日精神好转开始进食排便。

  这段救助故事后来广为人知,众人协力跋涉救助、为大熊猫“搭棚子挂吊瓶”等细节在林区口口相传,影响至深。有目击者和向导参与了救助过程,至今说起仍无不自豪。

  “这件事的确打动了人心,参与过的有成就感,听说了的都赞赏。用文件语言形容就是唤起了群众爱护野生动物的意识和责任感,用正面典型案例起到很好的宣传教育效果。”周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田文勇说,西安市辖区近年盗猎偷猎、破坏森林资源等现象越来越少了。一方面国家对林区群众各项政策补偿到位,群众生活习惯和观念转变了,全社会的动物保护意识普遍提高;另一方面现在人防技防措施较过去先进得多,森林管护水平和效率也在不断提高。

  2019年,西安市进一步加大对野生动物,尤其是秦岭野生动植物的保护力度。在全市范围开展了野生动植物执法检查,加强野生动植物资源保护,积极进行野生动物救护,严厉打击各类破坏野生动植物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今年我市相关部门持续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集中分布的自然保护区、国有林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等区域的河道两侧、沟峪、山区聚居点等重点地区、重点部位,全方位摸排,坚持查源头、端窝点、打链条,全环节实施精准打击,保护秦岭野生动植物资源及生态环境安全。

  “森林兴衰直接影响生态环境,关系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其生态服务功能是人类生存的基础,也是实现生态文明进步的基础,保护森林就是保护人类自身已经成为全球共识。”西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市林业局)森林资源管理处处长任党和说,“通过开展专项行动,既引导人、教育人、警示人,也让人思考:在新形势下如何更好地保护秦岭野生动植物资源?人与动物香港挂牌彩图,人与森林、与大自然原本是怎样的关系?怎样和谐相处?”

  外出觅食的雄性回家了,雌性放下孩子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会后雄性转身坐下,雌性开始为爱人拍打肩头,孩子顺手臂爬上来依偎在爸爸怀里。这个金丝猴家庭的表现让在场人都惊讶不已,有人笑道:“好险,亏得我们进化快一点。”

  西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齐晓光领衔的团队联合周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区域内金丝猴研究为代表,在动物学、植物学及生态学领域内,开展了为期数年的生态环境与濒危物种研究与保护工作。

  他们的聚焦点不仅是秦岭地区珍稀濒危物种研究,而是配合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的重大工程,优化保护区生态安全屏障体系,构建生态廊道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网络,提升生态系统质量和稳定性。

  截至目前,该项目在秦岭腹地黑河上游沿岸的废弃公路植树总里程近70公里,促进了金丝猴、大熊猫、羚牛等一批珍稀野生动物的基因交流和种群恢复,恢复了上世纪中后期森林砍伐造成的破碎化生境。

  研究团队成员、西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态学博士方谷已在此从事相关研究工作4年,他认为,科学研究应当与提出和解决实际问题相辅相成。如果只是近距离观察金丝猴,得出“灵长类动物的组织、行为与人类相似”这样的结论就太荒谬了。

  “要从整个生态系统的层面去研究,须知一个关键物种的灭绝可能破坏当地的食物链,造成生态系统不稳定,并可能最终导致整个生态系统崩解。”方谷称,这绝非危言耸听,一个物种消失引起的连锁反应,伴随着至少25个物种将受到极大影响。

  陕西省动物研究所(西北濒危动物研究所)的研究成果显示,秦岭野生动物在长期进化过程中,经历了自然选择、环境适应等阶段,演变出千姿百态的各类群动物,它们与土壤、植被等各种环境因子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同时动物之间也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如啮齿类穴居土壤中,使得土壤疏松改变着土壤的物理化学特性,影响植物的生存,从而影响以植物为食的野生动物,食物要素的状况又在调节动物种群此消彼长。总之,生态系统为动物提供了食物等生存所需的一切要素,而动物通过与这些要素的作用反过来影响着生态系统。

  动物学和生态学中的“食物链”或“生态链”,充分说明了动物与环境以及动物间互相利用和依赖的关系。单一物种的灭亡或缺失,有可能剧烈影响到其他物种的存亡。保护像金丝猴这样的濒危物种,就是保护秦岭地区整体的生态系统。

  “野生动物是生态系统中非常活跃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秦岭这个大生态系统物质循环和能量流动的基本环节之一,通过与环境不同方式、复杂的相互作用,维持着整个生态系统的平衡。”陕西省动物研究所(西北濒危动物研究所)副所长王开锋认为,人类以食物链最顶端自居,既然是最顶端,那么就应该以高维视角思考一下自身所处的位置和应该做的事情。有人讲人类食物链顶端的地位是打出来的,为什么要保护动物。如果还是以这种“丛林法则”定位人与其他物种的关系,那么“顶端”的意义在哪里?人又何德何能作“万物的尺度”?

  周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厚畛子保护站李丹阳喜欢科幻小说《三体》里的一句话: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他说,“能驯化的早已被人驯化利用,余下的都属于大自然。林深时见鹿,我们对大自然最大的诚意,就是克制自己,保持敬畏。”

  毕竟,在自然界,未被人类染指的事物少之又少。5万-7万多年前,人类祖先使用工具让巨兽沦为腹中之物,彻底改变了人在食物链中的地位,此后人类一直在塑造并改变自然。

  《科学》杂志披露:几千年来,人类对生物分类的影响是广泛且深刻的。在现今存活的鸟类中,鸡和其他家禽占70%,这一比例足以使它们建立起自己的地理阶层,也满足人们对食物的需求。古生物学家表示,许多大型野生动物死于狩猎、相互竞争及栖息地被破坏,致使哺乳动物的平均体积逐渐衰减,全球生物和物种多样性状况不容乐观。

  科普类自媒体“利维坦”最近一篇译文称,科技进步使得濒危物种似乎有了新的转机,人类甚至可以通过基因组编辑,将某种生物进行优化组合产生新的生物嵌合体,如令人激动的“灭绝物种重生计划”,庇里牛斯野山羊就是已灭绝又重生物种。但悲观者担心,重生物种放归野外环境有可能成为某种病毒的宿主,或不可控因素,负作用于生态系统,导致其他物种的灭绝。





Copyright 2017-2025 http://www.dadcop2.com All Rights Reserved.